巢湖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菊花茶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0:17:27 编辑:笔名

六指娘快不行了。  整夜她都在疼痛。这疼痛比往日频繁和汹涌。我们围在她的床边,看着她独自颠簸在痛苦的深渊,无力,无奈。她细瘦的手颤抖地伸向空中,像是要抓住什么,又颓然垂下,然后是撕心裂肺的巨咳,血飞溅在被子上,点点鲜红洇染成一朵朵梅花……  “英……英……”  梦呓似的,六指娘唤着我的乳名,母亲忙把我推向前,我俯下身子,死死攥住六指娘冰冷的手,生怕有人把她抢去。  “起……风……了……”她的气息细若游丝,声音越来越弱,我越来越抓不住她的手了,我知道死神从我的手中把她抢了去。  邻居们围上前哭泣的时候,我悲伤地退出,我已经不会哭了,木木地站在六指娘的小院里,那儿一小片一小片的菊花在秋风中摇曳,黄昏悄悄降临……  听妈妈说,六指娘曾是上汤乡数一数二的美人,小名叫留香。只可惜投错了胎,降生在地主黄老四家。那年头结婚都讲个门当户对,贫下中农子弟谁敢娶一位地主的女儿?六指娘说耽误就耽误了,二十七八岁了,也说不上个人家,眼看着一朵香花就要无声无息地凋谢,有好事者想到贫雇农子弟,根正苗红的六指。六指五短身材,眼睛眉毛鼻子嘴巴打架似的挤在一堆,扯都扯不开,最要命的是右手多了个指头,所以三十好几还打光棍。有人撮合这门婚事,地主黄老四无路可走,只好应承。可怜的留香,一朵鲜花硬生生地插在了牛粪上。  六指人长得丑,智力也是中等偏下,生气了,哭起来都没有章法。眼馋的人见了六指总是揶揄他:“六指六指,要看住老婆哦,红颜祸水,小心老婆给你戴绿帽。”  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六指趁留香熟睡的时候,用剪刀在她白皙的脸上留下两道丑陋的伤疤。  妈妈说,丙午年那阵,老天就跟疯了一样,瓢泼大雨一天到晚下个不停。洪水如猛兽挟裹泥沙树木咆哮而来。有那等年轻力壮的男子汉,拿着铁钩日夜守候在河边,瞅见洪水中的木料便用铁钩钩住使劲拽上岸来。那天,六指看见一根大的杉木在洪水中上下翻腾,漂浮而来,他很兴奋,一钩下去,杉木是钩住了,但由于水的巨大冲力,六指也被拽下了河。有目击者说,六指抱着杉木漂向远方。  安葬好六指的衣冠后,六指娘便把自己锁在六指留给她的空宅里。人们再看见她时已是这一年的深秋了。空寂的小院开满星星点点的菊花,淡黄的花儿带着清晨的露水,孤艳凄迷,一身素衣的六指娘竟然比花儿还瘦。她把带泪的花儿一朵朵采下,然后放在晒箕上阴干,再秀起兰花指,一朵一朵地轻轻揉捏,把花萼与花瓣分开,去掉墨绿色的花托后,加入盐、陈皮、芝麻,再用罐头瓶装起密封。黄昏,腌好菊花的六指娘又把大门沉沉地关上。  几天后,左邻右舍都获得了六指娘赠送的瓶装菊花。六指娘腌的菊花干净,精致。揭开盖来,满屋含香。那样的一瓶菊花可以从秋喝到冬,从春喝到夏。  我蹒跚学步的时候,六指娘已经老了,脸上的伤疤像两条难看的蚯蚓。她还是孤身一人,妈妈常把我打发去与她做伴。我最喜欢在她的小院子里摘菊花了,因为我也喜欢喝她腌制的菊花茶。真的,六指娘腌的菊花清香甘醇,咸淡适中,没有丝毫的酸涩味,她腌的菊花在小镇上是出了名的,家家的主妇都因有一瓶六指娘的菊花而无比骄傲。  我稍大一点,家里来了客人,妈妈便打发我晚上去六指娘家睡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盏孤独的油灯下,六指娘终是使劲地搂着我,有时把我搂得喘不过气。  我喜欢六指娘用晒干的菊花花托做的枕头,枕着它,梦里都是菊花的幽香,整个的人都被花香托起,托起……心尖尖都要飞上天了……  “六指娘啊,都说英英是你的影,就让她做你的干女儿吧!”妈妈说。  “好啊好啊,”六指娘连忙应答,“有这样的干女儿,怕是我上辈子做多了好事吧。”  听着她们的话,我在一旁哧哧地笑。  我就做了六指娘的干女儿了。我更有理由跟在她身后,学炒菜,学种花。种好多的菊花,在深秋,把它们采下,腌好,送给别人家。  有干娘真好。我尿床了抑或打碎了饭碗茶杯什么的,妈妈生气,打我骂我时,我便投入干娘的怀抱,撒娇或哭泣。街坊邻舍经常背着六指娘嗤笑我:  “你不怕六指娘脸上丑陋的疤吗?”  我说:“我不怕。”  “小英英成小地主婆了。”  “我乐意。”我说。  清明的雨下得细细密密,纷纷扬扬。纷扬的雨丝,绕得人心疼。六指娘用白手帕遮住脸上的疤,牵我走在雨中,她去给六指上坟。  六指的坟在后背山,六指娘和我走了许多弯路才来到他的坟前。六指娘在他的坟前摆了一盘冷肉,然后放了一瓶菊花。她在六指的坟前嘤嘤嗡嗡地哭,哭得我手足无措,感觉做了错事一样。临走的时候,她用脚踢六指的坟,狠狠地。  回来的路上,天晴了。天晴的时候,我发现六指娘,没有影子。在清明节这一天,六指娘没有影子。  我想上学了,一天之中,总有大半时间爬在学校教室窗口,听他们读书,读“滴答滴答下雨了,麦苗说,下吧下吧,我要长大……”校长的儿子比我高半个头,他不要我到学校玩。我趴在窗口时,他用荆条来抽我,我恼了,抓一把沙土撒向他的脸。他捂住眼睛哭了,校长的老婆骂骂咧咧地追打我的时候,我才知道自己闯了祸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撒起脚板没命地跑。  第二天,六指娘把我带到学校,我们站在操场上,六指娘牵着我,她的伤疤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  校长儿子的眼睛藏在门缝里,躲躲闪闪的。  “该送英英上学了。”六指娘与妈妈商量。  “女孩家,不识字好。”妈妈说。我站在妈妈身旁,干瞪眼。  “认字好,长大不受人欺侮,可找个好婆家。”六指娘说。  “吃饭都没钱,哪来的学费?”  “报名的钱,我出。”六指娘说。  “英英是你的女儿还是我的女儿?”妈妈火了,“咸吃萝卜淡操心。她叫你干娘,那是叫来玩的,什么时候正式认过干娘?再说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!”  我真想咬妈妈一口,可是,我不敢。  后来,一个漂亮的女老师把我领进了学校的大门。多年以后,我才知道,女老师是六指娘的表妹,是六指娘暗地里叫女老师来做妈妈的工作的。  满地菊花在晚风中颤动,凄迷哀婉,映衬着六指娘灵前的长明灯。  幢幢灯影中,我抱来一瓶菊花,拧开铁盖,菊花的清香氤氲开来。用竹筷拈一小撮放进透明的玻璃杯,冲入开水,一杯琥珀色的菊花茶便泡好了。干娘,今夜我再与你共饮“口角噙香”的甜蜜。  没有干娘,刮风下雨,我躲进哪一柄花纸伞?  没有了干娘,跟屁虫英英可以跟在谁的后面?  干娘,奈何桥上别回头,今夜女儿为你守灵。我把菊花都采下了,学着你的兰花指,把花瓣捏下,我用菊花来葬你,用高洁的花瓣掩埋你衰老的身躯,掩埋你脸上丑陋的伤疤……  多年以后,我用干娘的方法腌过很多瓶菊花,但总腌不出那种甘甜,那股清香。  六指娘的菊花怕是要绝版了吧?  “那个六指娘啊,她把自己的魂都腌进了菊花茶里。”妈妈喝着我腌的咸涩的菊花茶,很是失望。 共 26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
云南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
癫痫病女性患者如何避孕

上一篇:醉美红颜

下一篇:云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