巢湖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春秋追债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7:34:46 编辑:笔名

一  上午十点左右,收银员王芳又开始归拢账单。她左手食指像摁蚂蚁似的把账单上的一个个数字挨着往过摁着,右手食指探出,形同鸡嘴,其余四指曲回,就使得整个右手看上去形如鸡头,也真如争着啄米的鸡头一般,食指飞快地啄击着计算机的按键,整个前厅就响着计算机上气不接下气的提示音:“……XX+XX+XX=XXX,归零。XX+XX=XXX归零+XX归零归零归零+XX=+XX归零……”这提示音像铲子刮锅的声音一下子把人的注意力揪过去那样,把前厅里的几个人的注意力都揪了过去,拴住了,想挣也挣不开。  忽然这声音消失了,人们不由得松了口气,就见王芳按了免提键拨开了电话。嘟嘟声响了两声,值班经理刘经理的声音喂一声回响在前厅里,王芳麻利地拿起话筒捂在耳朵上,刘经理的声音就被捂在了话筒里。只见王芳眼睛看着前厅立柱上镶着的那幅《鹏程万里》画,仿佛话是说给这幅画听的:“是我,刘经理。顾客092的消费超过了警戒线了,是否亮起红灯?……不是他一个人,共是四个人,其中一个出来了。……另外两个的手牌号是074、083……好,那你看完了给我回话。”就挂了电话,又开始归拢账目。  靠近收银台的沙发上坐着两个说是在等朋友的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问站在近前的前厅接待小龙:“你们的警戒线是什么意思?是不是限制消费?”小龙也就十七八岁,刚才和这两个少年垃呱拉熟了,就说:“不是限制消费,是提醒大家提防跑单。小单跑掉了我们能赔得起,大单跑掉了,我们一个月就白干了。”“嘿,神了,大厅里这么多人,咋能跑掉呀。”“大厅里人越多越容易趁乱跑单。穿着拖鞋走路又没声音,一出门,一招手,出租车就停在了身边,钻进去就跑掉了,前后用不了十秒钟,难防的很呀。还有就是后半夜,值班的人都困得迷迷糊糊的,最容易跑单了。”“跑单的人多吗?”“多。我们这浴场规模小,档次也低,正儿八经的有钱人来的少,那些红皮黑鬼却来的不少,能不跑单?”“还是你们的老板不抗硬,镇不住人嘛,你看浪淘沙的老板,哪个人敢跑单?敢捣乱呀?吓死他们。”“嗨,浪淘沙也照样跑单,去年浪淘沙的一个老顾客,把床单撕成条,接成长绳,从窗子上溜掉了,顺便把客房里的电脑也抱走了。”  “喂,小龙,给姐打杯水。”王芳抬起头来对小龙说。小龙把头转向王芳,从王芳用力盯着自己的目光里看出在责备自己不该多嘴多舌,就应一声,去收银台前的饮水机前,给王芳打了一纸杯水端给了王芳。然后走到另一边去擦茶几去了。  “刘经理好。”“你们好。”刘经理回应着小龙王芳的问候,就从收银台侧面的洞门钻进了收银台:“我看看那几个人的账单。”王芳就把账单递给了刘经理。刘经理看了半天,还给王芳,见王芳探询地看着自己,就沉吟着说:“三个都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……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。”王芳紧张地小声说:“那赶紧采取措施吧。是不是跟韩经理说一声?”刘经理唔一声,不置可否地从洞门钻了出去。  沙发上的一个小伙子不耐烦地嘟囔着:“这小子咋还不出来,等了快三个小时了!”屁股葳得沙发响了几声。  “两位先生慢走,欢迎下次光临。前厅接待,男宾两位!”后庭传来送客的声音。王芳小龙和另一个前厅接待顿时精神抖擞地一挺身齐叫:“接待!”就见从通向后庭的门洞里大大咧咧地走出两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来。他们的大大咧咧是嫩相的人硬充老成的大大咧咧,生怕被人看嫩了。  小龙迎上去说:“两位先生好,请出示一下手牌。”两个小伙子就早准备好了似的,从手腕上不慌不忙地摸下了手牌递给小龙。   “刘勇!你他妈的总算出来了,老子以为你泡死在浴池里了!”沙发上的一个小伙子又喜又气地冲着那两个小伙子叫,就像终于等来了班车的人冲班车的叫骂。走在前面的小伙子朝那两个小伙子望了一眼,没好气地骂:“你他妈的只等了半天就叫苦了,我从昨天上午一直跟着那王八蛋转悠到现在,你说我苦不苦。”“你他妈的能等上钱了,我能等上后吗?”“那好,等钱到手了你就拜拜走人吧,你。”“喂,咋就你俩,那小子呢?”“正踩背呢,让我们先出来等他。”  “先生,两位都消费了九十八元整。是自己结,还是和拿092号手牌的先生一起结?”王芳按毕计算机,提笔唰唰地在账单上写毕,对那两位小伙子说。  刘勇说:“他请客,当然得等他结账了。”  王芳:“那好,请二位在各自的账单上签字,然后让那位先生签字,转账才能生效。”两人就在各自的账单上签了字。  王芳:“两位先生请先坐在沙发上稍候。鞋房,给074、083两位先生出鞋。”小龙就引着两个小伙子来到沙发前,和等他俩的那两个小伙子坐在了那张大沙发上了。  刘勇坐下后,在等出鞋的空隙不由得左顾右盼,看见了一直默默无闻地坐在角落里沙发上的那个人,不由得咦一声:“大哥,你还在等呀?”那人三十五六的样子,脸黑黑的,苦笑一声:“不等咋办?一天的辛苦不就泡汤了?”刘勇笑:“大哥,你也被这小子拴住了,哈哈!”然后冲着等他的那两位小伙子说:“那小子包了这位大哥的车,拉着我和小云到处借钱,从X镇转到A镇,从A镇转到Q镇,从Q镇转到E镇,直转到晚上,连一分钱也没借上,因为每到一镇,他总是指点着大哥开着车绕来绕去,就是找不到他的亲戚家,能借上钱嘛?我们毛了,拧着他回家拿钱,他就拍着胸脯保证,去临河他大舅家总能借上钱,说他大舅在后山开矿,钱多的没地方放。我们知道他又在撒谎,就看他这谎还能撒多久,就跟着他又来了临河,路过这里,他说天太晚了,现在去大舅家不方便,不如在这里过一夜,洗一洗澡,明天上午去他大舅家借钱去。我知道他的谎又到头了,又要耍新花招了,不依他。他就说:‘我请客,你们跟着我也辛苦了,我得表示一下歉意,别怕,有我在就有钱!’我一想也是,再说他请客,我不干,不是傻瓜吗?”挨着他的小伙子淫狎地问刘勇:“打炮了吗?”刘勇责怪地看着他:“老子还顾得上打炮?趁老子打炮的当儿他跑了,老子不但要不回帐来,还得替他买单呢!老子傻呀!”“那你就一直跟着他?他打炮你也站在跟前?哈哈!”刘勇白他一眼:“那倒不至于,但老子得站在门外等他。嘿,你别说,这小子别看小,老练的很,肏的那小姐直叫唤,叫的老子的老二也痒痒的,哈哈!这小子他妈的是在折磨我呀,哈哈!”“他打了几炮?”“三炮。”“啧啧,真厉害!你就一直在外面等?”“那老子能咋办,你说老子我多遭罪呀,让你坐在这里等了一会儿你就叫苦了,你去尝一尝那是什么滋味呀!”“行了吧,老子巴不得去尝呢,你要是昨天晚上给老子打电话,你不就不用受这份罪了嘛,哈哈!哎,你怎么会把钱借给这小子呢?”“怎么借给的,他说借钱用,我就借给他了嘛。”“你俩早认识了?”“嗤!刚在网吧认识了两天!”“你他妈的也是,刚认识两天就借钱给人家了?活该!”“唉,怪只怪我这人讲义气,要不是他第二天就无影无踪了,老子还不见得拧着他还钱呢,这样做是交不到朋友的,只是他说好了第二天还钱,却半个月不见他的影儿,我才觉得被骗了。昨天忽然在X镇碰上了这小子,我就一把抓住他要钱,他推三托四,我不依不饶,他只得包了这位大哥的车,拉着我和小云到处借钱。”“他咋不回家拿?”“不知道。对了,老子还不知道他家在哪呢!这小子开口尽鬼话,你没法相信呀。”“你借给他多少钱?”“三百。”“他干啥了?”“他当时说是要交话费,要买一件褂子,可现在他穿的还是那件褂子,我估计他都打炮了,哈哈!”  小龙:“这小子总是个傻子,现在的女孩多好勾搭呀,拍拖三天就能上床,还用得着花钱打炮吗?嗨!”刘勇:“他那副尊容,哪个女孩跟他好呀!嘿!”  一位女技师从后庭出来,走到收银台前,把小票递给王芳。王芳一直低头看报,实际上大厅里的人的谈话一句不漏地都听进了耳朵里了。这时故意高声说:“092号,踩背,六十八元整。”刘勇听见了,说:“这小子该出来了。”几个人就不由得瞟着门洞,谈话变得七零八落的了。半个小时又过去了。小云说:“是不是溜掉了?”刘勇迟疑地:“不可能吧?……哎,你们这里还有出口吗?”小龙:“二楼厨房有个出口,平时锁着,运煤送菜时才打开,不可能从那里跑掉。再说现在里面的人都提防着他,跑不掉的。”刘勇高兴地说:“好,看来我们能合作了,有他在,我们就都没损失。不过,这小子贼的很,他带着我们到处转,就是想找机会溜掉,要不是我们三个机灵,早让他溜了。”但是话是这么说,气氛还是沉闷紧张起来,大家没有了谈话的兴趣。  刘勇说:“咋还不出来呀,哎呀,快十二点了,我饿的要命。哎,我能不能进去催一催他?”小龙:“能,麻烦你再换上拖鞋。只是超过十五分钟是要收费的。”刘勇就换上拖鞋进去了。  大厅里的人都像疲倦了,有的仰靠在沙发上,有的四处茫然游目。呵欠声传染般的此起彼伏,一个个红红的眼睛里泪水水的。  小龙用纸杯接了水,给那盆摆在门口的滴水观音浇水,几个人就懒洋洋地过去看那盆滴水观音。  骂骂咧咧声从门洞里传出来。几个人都望向门洞。就见刘勇脸色胀红,就骂就走了出来:“老子看你能磨叽到什么时候。要不是看在刘经理的面子上,老子踹死你!”刘经理笑吟吟地跟在他后面也出来了:“小兄弟息怒,你在里面一闹,影响了生意,我们老板是不让你的,那你就栽了。你放心,他跑不了。”“可我得去吃饭呀,我实在饿的不行了。这样吧,刘经理,我留下我的电话号码,他一出来,你赶快给我打电话,行吗?兄弟我是不会亏待你的,到时带着弟兄们多来几次。”刘经理:“好的,咱们就互相帮忙嘛。你把电话号码写在纸上。王芳,给他纸和笔。”王芳就低头找出一张纸,连笔一起递给刘勇。刘勇留了电话号码,和刘经理寒暄着往外走。又看见了那司机,就问:“大哥,走吧,和我们吃点儿饭去。”司机:“你们吃去吧,我等着。”刘勇:“那我们走了。”  中午没有生意。大厅里静静的,只响着小龙走动的声音。  司机屁股下的沙发越来越响了。王芳知道司机也坐不住了,就说:“大哥,你今天的生意也耽误了吧?”司机苦笑:“这坏小子。唉,没办法。”王芳:“出租车是你自己的?”“哎。”“交不回钱去怕嫂子让你跪搓板吧?哈哈!”司机腼腆地笑一笑。王芳:“这样吧,大哥,你也留个电话号码,赶快跑生意去吧,这人一出来我就通知你,要不你真的就又浪费一天的生意了。”    二  王芳又探头看了看挂在通往后庭的门洞上面的石英钟:“唉呀,已经两点半了。小龙,你俩先上去吃饭,我守着。”小龙:“王姐,你先吃吧,我们守着。”王芳:“好了好了,别虚情假意了,现在没生意,是最清闲的时候,要是忙的时候,你俩跑的比兔子还快呢。快去,顺便看一看那小子现在在干什么,厨房旁边的门锁了没有。”小龙换了拖鞋就说:“现在他能干什么,刚吃完饭,不就在休闲厅躺着看电视吗?韩经理也是的,一眼看下这小子是个小瘪三,被人追债才逃进了咱这里,就如同招惹了狗的猫,被狗追进了一个小洞里,狗只能伸进爪子去勾它,却没法把它抓出来,急得狗绕着洞又叫又跳,要不然,刘勇早把他揍扁了。只是这小子不是东西,你躲进来就省事点儿,这倒好,又把咱们也缠绕进去了。这种人趁早点儿一脚踢出去算了,拖拖拉拉的时间越长咱陷的越深。可韩经理倒好,不但跟人家客客气气的,人家要饭,还亲自给人家端过去,和人家称兄道弟的聊天,这种人值吗?害得咱们这心悬起来就落不下去了。”王芳:“小毛孩子你懂啥呀,咱把人家赶出去,会给别的顾客造成什么影响?不光是说咱认钱不认人,而且会说咱这店毫无素质,就像街痞子!你说人家还会来吗?韩经理是对的,旁敲侧击让他明白他该怎么做,他现在是什么处境就行了。”小龙:“可这种人你旁敲侧击,他装聋作哑,脸皮厚得很,因为他们就靠脸皮吃饭!”王芳:“行了,小毛孩子,不能因为他一个顾客影响了一片顾客。赶快吃你的饭去。现在关键是借别人的手赶他起身,最适合的就是刘勇和司机的手了。我给他们打电话,让他们来吧。嘿,说曹操,曹操到。”已走到门洞的小龙停了下来,转头向店门外望去,见从停在店门口的出租车上下来了那个司机。司机推门进来。王芳笑:“怎么,大哥,没心思跑生意呀。”司机:“你说对了,真得跑不在心思上,还是来守着这小子吧。没走了?”王芳:“看你说的,让他走了,我咋向你交代呀。大哥,你上楼去拧他吧,这小子屁股沉的很。小龙,给大哥换拖鞋。”司机换鞋就问:“那几个小伙子呢?”王芳:“估计快来了。他们走的时侯是十二点二十,两个小时管够吃一顿饭了。”司机:“那我上去了。”王芳:“哎,好的。大哥,只管拧他,这次不限制你上去的时间。”小龙就领着司机进了门洞。 共 1238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小睾丸症的病症主要有那些
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
昆明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

上一篇:别了钓鱼墩

下一篇:断谱1